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

    精彩小說盡在院內文學網!

   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   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懸疑靈異 > 我叫李北斗 > 第5章

    第5章

    桃花渡 2021-04-14 14:10:16

    第5章

    我后心一下就涼了,之前隱隱就覺得不對勁兒,但是一直沒敢往那個方向想,真怕啥來啥,我也知道那東西絕對邪性,可那是個什么東西?而且,它不是被壓著的嗎?怎么跟上我的?

    手抓餅擺擺手要走,還告訴我西山的墳地搞特價,讓我趁早先問問。

    我怎么可能就讓他這么走了,立馬去攔他,正在這個時候來了電話,我一邊攔他一邊接起來,竟然是熊胖子,讓我再過去一趟,一口價給我開十萬。

    懸著的心還沒放下去,這個消息又讓我高興了起來,真能賺到十萬,老頭兒的醫藥費就能湊上一小半了。只是這個手抓餅說的事兒我還沒搞清楚,有點兩頭顧不上。

    沒成想掛了電話,手抓餅把面筋一放,很認真的問:“這個姓熊的是不是住在電廠橋邊那個?”

    他怎么啥都能知道?

    見我點頭,手抓餅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,這才說道,這次你帶我上熊家去,我就勉為其難幫你想想法子。

    高老師一下就興奮了,說我真是命不該絕,還不按著程先生的話做。

    他上熊家干啥,難道想搶買賣?可他也不像是看風水的,搶也搶不了???不過出于自己的處境和對他的好奇,我自然答應了。

    手抓餅開了車,是個半舊的別克gl8,外貌沒啥特別,進里面一看我頓時一愣,只見內飾破破爛爛的,像是被人給手撕過一樣,再仔細一看座椅,我一身雞皮疙瘩就炸起來了——數不清的牙印子!

    這貨不能還**干人販子吧?他熟練的把車開起來,說:“小哥,你新入門的吧?我就喜歡你這種沒見過世面的樣子?!?/p>

    我那會也是年少氣盛,心說早入門了不起???怎么也得挫挫他的銳氣,就平氣凝神,引氣入目,望了望他的氣。

    老頭兒教我看風水的法子有兩個,一個是觀形,一個是望氣。

    觀形就好比之前看的筆架山龍虎宅,以形狀辨吉兇,適宜看地相宅,而望氣則在觀形之上,因為世間萬物都有自己的“場氣”,氣色光明則發興,氣色暗淡則敗落。修行程度越高,觀氣也就越清楚,看的自然就越準。

    一般情況下,場氣分黃,紫,紅,黑,白幾種,我勉強辨認出來,他額角發烏,這地方是代表父母的天庭,看來他已經沒了爹媽,而他代表財帛的鼻子上則是赤紅,說明現在正缺錢花,原來這手抓餅裝的挺像,其實跟我一樣是個孤獨窮鬼。正所謂窮鬼何必為難窮鬼,我這氣也就消了大半。

    不過他印堂是很正的金黃,說明他本事很硬,而車里彌漫的是黑紫陰氣,這么說那些痕跡是死人弄出來的,能把邪祟當貨拉,確實有兩下子。

    其余的氣以我現在的能力還看不清,為了防止露怯,我也沒多廢話,直奔主題問他到底怎么看出我身上的事兒的?纏我那東西又到底是啥?

    手抓餅一伸手:“咨詢費五萬,首次合作給你打個八折,四萬五就行了?!?/p>

    問一句話就要這么多錢,你咋不去搶???還有,你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?

    我說:“你不是說帶你上熊家就告訴我嗎?”

    手抓餅嘖了一聲:“我是說,帶我去,就可以慈悲為懷的接受你這個委托,可沒說不要錢?!?/p>

    說著扔給我一張名片,上面油漬麻花的還粘著點椒鹽,我捏著名片角一看,版面設計的跟包小姐似得,上面寫著:程星河,21世紀靈異新星,付費咨詢,收費合理,我們的目標是,沒有邪祟,還有倆二維碼,支付寶微信俱全。

    只要“咨詢”,就得拿錢,也是,他既然做這門買賣,橫不能讓人家白干,可我又沒那么多錢,剛想問問能不能便宜點,又看見名片上還有一行小字,寫著“不還價,不賒欠,免開尊口”,把我噎的沒問出來。

    這會兒車停下等綠燈,程星河側頭看了我一眼,忽然跟看見什么惡心東西似得,嘬了下牙花,就把車窗關上了。

    我腦子快,知道他看的不是我,是我身后什么東西,就把頭轉過去了,可窗外干干凈凈,連根雞毛都沒有。這把我弄的很迷茫,這小子在我面前演呢?我就問他看見啥了?

    他不知道從哪兒掏了一把魷魚絲嚼吧了起來,漫不經心的說:“外面有個穿花襯衣的女的,可能不認識路,瞎亂轉呢,腦漿子從頭發流到肩膀上,影響食欲。咨詢完成,欠我四萬五?!?/p>

    這也要錢,你討債鬼投胎???還有,腦漿子?我不知道這貨是不是嚇唬我,還想再回頭看一眼,他卻拽了我一把,一腳油門把車開起來了,低聲說:“你可別跟那玩意兒對上眼,不然她就要跟纏你那個東西一樣,跟你走了?!?/p>

    話音未落,車拐了個彎,我遠遠看見前面有出車禍的,一個小車逆行撞到了大貨車上,小車司機還沒系安全帶,半截身子從擋風玻璃上撞出來,腦袋支離破碎,等靠近了我汗毛立馬炸起來了,真是一個女的,身上穿著花襯衣。

    沒人能未卜先知,這個程星河,能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!

    難怪高老師拿他當個菩薩供著......這么說,他是真看見九鬼壓棺里的東西跟著我了!我后脖頸那種發毛的感覺更強烈了,忍不住尋思,現在不能那東西正坐在車后座上呢吧?

    后座當然啥也看不到,我壓住心里的不安,仔細看了看程星河的眼睛,剛才沒留心,這貨的眼睛特別清澈,跟孩子的眼睛一樣,好像什么人間煙火都沒染上過。

    這時程星河開了口:“還不下車,等哥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???”

    這么快就到了,我下了車,他卻歪頭看著電廠橋頭,嘴角一勾露出個意味不明的笑容,像是看見什么有趣的東西了。

    電廠河面上除了漂浮的塑料袋子,什么也沒有,他那樣兒別提多讓人瘆得慌了。

    熊胖子開了門,程星河就死死盯著熊胖子。不知道是我多心還是怎么著,我老覺得他看熊胖子的眼神有點不太對勁兒。

    熊胖子渾然不覺,對我不緊不慢的說:“算你小子走運,老子再給你個機會,給我擺個暴富局,作用更勁道的那種,我知道你本事有限,也不求賽過比爾蓋茨,跟李嘉誠差不多就行?!?/p>

    程星河聽了這話,像是憋笑快憋出肺炎來了。我則心說十萬塊錢就想當李嘉誠,你是真不傻。

    于是我就搖搖頭,說不是我不幫你,人這一輩子的富貴都是有定數的,你格局在這,一個茶杯裝不了一桶水。

    熊胖子現在這個身家都不像是他命里該有的,再強求其他的,只會引火燒身。

    熊胖子一愣,說:“你別以為我外行,風水不是能改人命格嗎?我一個哥們去年欠了一**債,就找人擺了那種局,現在都買了私人飛機去迪拜包嫩模了!”

    說著他擺出一副打發要飯的表情,居高臨下的說我知道你認錢,價格還可以商量。

    認你娘。

    程星河倒是插了一句嘴,問你哥們找誰擺的局?

    熊胖子想了想,有點不耐煩的說:“是個瘸子,好像姓江吧,可惜那個瘸子離開本地了,不然肯定要找他出馬,還能輪到你們這些三腳貓?!?/p>

    因為“不合陰陽群”的規矩,我跟同行一直沒來往,當然不認識這姓江的,不過世上確實有這種立竿見影的風水術,叫陰面風水。

    人這一輩子得失都是有定數的,所謂陰面風水,其實是借助鬼神的力量,拆了東墻補西墻,你求富貴名望,沒準就得犧牲壽命健康,更何況,畢竟是和那種東西合作,招財的同時,也可能把不好的東西招進來。

    而熊胖子除了暴富別無他求,聽我說完,也自稱食得咸魚抵得渴,堅持要我擺,還拿了一個大潤發超市贈送的綠色環保袋,嘩啦一下把里面東西倒在了茶幾上,是十捆板磚一樣的人民幣。

    誰跟錢都沒仇,何況我現在這個情況了。

    照著規矩,擺陰面風水得簽個生死狀,等于現在的免責聲明。熊胖子也不磨嘰,立馬簽好了,我一看各方面都合規矩,就給他擺了一個作用最強的引財入室局。

    做起來倒是不難,測好了房子的財位,埋一串金箔,再把艮位打開,在鬼門穿宅線上排布三件東西,分別是主家一綹頭發,十小塊指甲,宅子的備用鑰匙,最后迎著鬼門上三炷香,讓主家拜一拜就可以了。

    這就是跟鬼神簽訂的合同,意思是本人求財,宅子的大門為南來北往有本事的“仙”打開,頭發指甲鑰匙是表誠心的祭品,愿意把自己的全部都獻出來換財運。

    這個陣三舅姥爺只擺過一次,那個客戶是個程序員,老婆跟老板好上了,受到事業愛情雙重打擊,發誓出人頭地,也是一心求財,老頭兒擺完局沒多長時間,我就從電視上看見他了,他做的APP火爆全國,基本每個人手機里都有,成了大老板,我還喊老頭兒來看,可老頭兒只是搖搖頭,沒吭聲。

    果然,不長時間那人就消失在了大眾視野,我也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。

    程星河瞅著我擺陣的這個手法,卻露出一個若有所思的表情,低聲問道:“小哥,這風水術是誰教給你的?”

    看他這大驚小怪的樣子,難道引財入室局還是挺牛的技術?我心里得意,說還能是誰,我家老頭兒唄。

    程星河倒抽一口涼氣,這才說道,我再問你個事兒,你們家老頭兒,有沒有一個帶著三眼疤的煙袋鍋子?

    他說這話的時候,像是有點緊張。

    我有點暗爽,你不是剛才不是仗著入門早很牛嗎,還有你這么害怕的事兒?就說道:“說不好,我沒見過?!?/p>

    程星河這才長出了口氣,不知道是失望還是慶幸,我看他神神叨叨的,剛要問他這話啥意思,忽然發現香不對勁兒。

    那三炷香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往下燒,我還真沒見過香能被吃的那么快!就好像......有死人早就等急眼了,正在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!

    這想法激了我一后背的雞皮疙瘩。

    程星河也死死的盯著香爐,像是看到什么了。

    我連忙問他看見啥了?

    他塞了一塊辣條進嘴,說:“有東西進來了?!?/p>

   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

    評論

    上一章 | 章節目錄 | 下一章

    章節X

   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

    設置X

    保存 取消

    手機閱讀X

    手機掃碼閱讀

   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
  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