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

    精彩小說盡在院內文學網!

   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   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懸疑靈異 > 我叫李北斗 > 第2章

    第2章

    桃花渡 2021-04-14 14:10:16

    第2章

    與此同時,**聽不見腳步聲,還以為那東西已經走了,一下就把腦袋伸出來了。

    而她這么一露頭,不知道看見了什么,“媽呀”一嗓子就叫出來了。

    這倒霉娘們,邪物也喜歡跟能看見自己的人溝通,你跟他打了照面,他就能纏上你!

    形勢越壞,越不能慌,事兒已經崩了,三十六計走為上,我一把拽住了**,想帶她跑出去。

    但**已經被嚇瘋了,覺出來有人拽她,猛地掏出來個東西奔著我就噴。我猝不及防被噴了一臉,瞬間淚如雨下——是幾把防狼噴霧!這把我氣的,真想抽這傻娘們倆耳刮子,自古好人沒好報,真一點錯也沒有!

    趁著這機會,**跌跌撞撞就要跑,卻瞎鷹似得跑向了跟大門口相反的方向。我就趕緊對她嚷,讓她順著紅線往外跑,可話音沒落,**忽然不動了,回過頭,就那么直勾勾的看著我。

    我立刻就發現**的右手有點不自然——食指微微曲著,像是不會用這根手指頭。我耳朵里嗡的一聲——**身上的指痕,缺的就是食指!

    還沒等我反應,**一雙手就卡在了我脖子上,還大聲喊著:“憑什么趕我走?憑什么趕我走?”

    那聲音尖銳凄厲,根本不是人的聲音,那股子力氣也絕對不是**能用出來的,我只覺得嗓子眼快被她給捏爆了,眼睛騰的一下就沖了血,喘不過氣來了。

    難不成,我今天就得“出師未捷身先死”了?那不行,我要是死了,老頭兒怎么辦?

    我冷不丁就想起來,白天見到的指痕上,食指斷掉的位置很整齊,顯然是被砍斷的,人生前怕什么,死后就怕什么——被人切過指頭的,必定怕刀劍利器!

    對了,**不是為了辟邪,在墻上掛了個龍泉劍嗎?就掛在我身后的墻上!

    我掙扎著就把那把劍給拽下來了——這把劍沉甸甸的,抽出來寒芒畢露,**一碰這道寒光,面露懼色就要躲,我趁機一耳光就糊她臉上了。

    我打她,是因為天靈蓋能震出魂魄,能附身的東西給打出去。

    挨了這一耳光,**就清醒過來了,她看了看我,捂著臉就哭了,顯然嚇的失魂落魄,動都動不了了。

    我腦門出了一層汗,這會兒那東西剛被震出去,她陽火虛弱,很容易再撞上。果然,只聽見周圍一陣風聲,涼颼颼的,像是有個看不見的人要往我們身上撲,我當機立斷就擋在了**面前,把手機掏了出來,放了雞打鳴的錄音。

    “咕咕咯!”

    打鳴聲一響,那陣風猛地就停住了,我趁機拉住了**背在背上,就跑出去了。

    一邊跑,我一邊還覺出有什么東西在后頭拽我,像是想把**從我背上揪下去,**在我耳邊一路狂叫,我覺得出那東西追上了,但我比他快了一步,沖出了宅子。

    身后傳來東西撞在門上的悶響,我知道安全了,蹲在地上喘起了粗氣,幸虧三舅姥爺逼我參加過校田徑隊,鬧半天干這一行用得上。

    **從我身上滑下去,就剩下哆嗦了。我冷冷的看著她,心說她要不是女人,我非踹她兩腳不可。

    可**盯著我臉就紅紅的,跟看大英雄似得,軟軟的說謝謝你救了我。我還沒讓女人用這種眼神看過,心里突突直跳,都不好意思罵她了,好男不跟女斗,算了。

    **也知道事情讓她弄棘手了,就問我那現在怎么辦?

    我告訴她,那東西的來歷我已經弄清楚了,等天亮就行了。

    到了天亮,**戰戰兢兢的跟著我回到了宅子里,一看那滿地的糯米粉,嚇的出了一頭汗。

    只見那糯米粉上,除了我和**順著紅線踩出來的腳印子,還有許多其他的腳印子,這些腳印子一圈一圈的,像是有個人在地上不停的亂轉。

    我跟著糯米粉的痕跡一路找,發現痕跡延伸到了一個墻角,就讓**找工具來,得把這挖開。

    挖了不長時間,我就覺出碰上東西了,一看是個大木箱。等把箱子抱出來一打開,**“嗷”一嗓子都叫喚出來了。

    里面是一堆白森森的人骨頭,右手骨缺一根食指。

    **知道自己跟這東西同居了這么久,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,喃喃的說這到底是什么人???

    我說這就是以前的房主——那個所謂出了國的有錢渣男,現在真成了渣了。

    **頓時就傻了,說那怎么可能?

    我拿了根木棍,把尸身上的爛衣服挑開,里面跌出一堆身份證護照之類的東西,都屬于一個叫張勝才的。

    **見過前房主名,臉一下白了,看來我果然沒說錯。

    清宅的法子絕對不會出問題,只要是外來客統統可以趕走,但只對一種身份不起作用——本地的主人。房子建成之后,除了**自己,只住了渣男夫婦一戶,也只能是他了。

    房子恰巧是陽宅陰造,他埋在這里,房子就等于他的墳,他想出都出不去,對他來說,**才是投懷送抱的外來客,不摸白不摸。也是我倒霉,第一次清宅就清到墓主人頭上來了,上人家墳地讓墓主滾蛋,他不翻臉才怪呢!強龍不壓地頭蛇,要不是我反應快,我和**都得搭進去。

    而張勝才的老婆自從賣了房子給**,也沒了蹤跡,現在看來,估摸是他老婆對他沾花惹草的事懷恨在心,殺了他埋在這,謊稱他出國,自己逃了。

    難怪當時他附在**身上,喊了那句:“憑什么趕我走?”

    可這個時候,**像是想起來了什么,喃喃的說道:“怪了......”

    我問她這話啥意思?**這才告訴我,說這個張勝才是做裝修的,她以前因為工作關系碰巧見過,確實是個渣男,但并不是斷指啊。

    也是,人入土時身體什么樣,魂魄也就保持成什么樣,所以中國傳統,無論怎么死的人,都要留個全尸。這么說是張勝才老婆在殺他之前,特意砍了他一根食指?她為啥這么做?

    箱子里也沒有斷指的蹤跡,不知道弄哪兒去了。

    算了,除了張勝才老婆,誰也不知道。

    **報案的功夫,我就把風水調好了,陰冷瞬間就消失了,**感覺出來,對我更崇拜了,還給我轉了一筆賬,說小小意思,希望我別嫌少。

    我一瞅手機,就是一愣,八萬八!三舅姥爺說的沒錯,黑虎抱柱,例無虛發。

    雖然心里已經唱起了“好嗨唷”,但我還是裝出波瀾不驚的樣子,緩緩說數目不重要,就是結個善緣。說著偷摸往她胸口一看,也放了心,家宅煞下去了,她的命保住了。

    **以為我揩油,低下頭,模樣挺嬌羞,顯然對我挺有好感。

    我忍不住尋思這女的可能也沒我想象那么無腦,至少眼光還行。

    可就在這時候,我忽然就覺得右手食指像是被針刺了一下,疼了我一個哆嗦,一低頭,看見食指上出現了一個小血絲,估計剛挖土的時候傷的,好像扎了個刺進去。

    這點小傷不會放在心上,我就告辭回家了。

    出了門我一邊走一邊竊喜,再多來幾單這樣的生意,不光買藥沒問題,保不齊還能喝上最烈的酒,泡上最美的妞,前途一片光明。

    正美滋滋的展望未來呢,我忽然就有點好奇,到底三舅姥爺為啥不讓我上楊水坪來呢?

    來都來了,我就找了個地勢比較高的地方往下看,這一看不要緊,昨天隔著洋房沒看清楚,原來洋房后面,還有一道小禿山。

    一見這個小禿山,我心里頓時就打了鼓,楊水坪這個風水不對??!

   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

    評論

    上一章 | 章節目錄 | 下一章

    章節X

   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

    設置X

    保存 取消

    手機閱讀X

    手機掃碼閱讀

   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
  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