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

   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古代言情 > 皇上,丫頭愿您長命百歲,永失所愛
    皇上,丫頭愿您長命百歲,永失所愛

    皇上,丫頭愿您長命百歲,永失所愛 佚名 著

    已完結 錦黛君灝 皇上 丫頭

    更新時間:2022-06-30 11:44:56
    “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…她沒有鬧?”“沒有,但是皇上,皇后給您白月光換xue后,本就時日不多……”“得知您大婚…在獄中服毒了,沒…沒攔住。”他拔腿趕去,只見她一身素衣,倒在一片皿泊中,毫無氣息……今日是君灝迎娶沐清的日子,也是……她的si期。原本換xue后,錦黛還有三個月的時間,可她先前元氣大傷,毒藥的劑量又大,不過短短一個半月,她就已經支撐不住了。
    展開全部
    推薦指數:
    在線閱讀
    章節預覽
    章節目錄

    “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…她沒有鬧?”

    “沒有,但是皇上,皇后給您白月光換xue后,本就時日不多……”

    “得知您大婚…在獄中服毒了,沒…沒攔住?!?/p>

    他拔腿趕去,只見她一身素衣,倒在一片皿泊中,毫無氣息……

    今日是君灝迎娶沐清的日子,也是……她的si期。

    原本換xue后,錦黛還有三個月的時間,可她先前元氣大傷,毒藥的劑量又大,不過短短一個半月,她就已經支撐不住了。

    宮里很是熱鬧。

    新任帝王英俊非凡,

    娶的皇后同樣絕世無雙,兩人般配無比,是天作之合。

    錦黛一路走來,聽到最多的話,就是這樣。

    宮里沒人會記得錦氏,那個曾經輝煌了三朝的氏族;

    也沒人會記得她,不過一個只坐了三年的皇后。

    在歷史的長河中,無人會曉得她的存在。

    可她就是想再和君灝解釋一遍。

    不管他信不信,錦黛只愛君灝一人,甚至能為伊si……

    錦黛一路跌跌撞撞,身上未曾復原的傷口再度裂開,染紅了素衣,慘白的臉上是同樣的鮮皿淋漓,觸目驚心。

    實在找不到路了,便哭著求一位好心的宮女,才勉強來到帝后大典的祭壇外。

    “君灝!”她大喊著。

    鳴鞭一響,禮鼓震天動地地敲了起來,禮官傳頌贊歌,重重聲樂將錦黛細小的聲音徹底淹沒。

    宣讀詔書、授予印璽,

    君灝說,沐清會是大商的皇后,會是與他共享萬里河山的獨一人。

    錦黛磕磕絆絆地走著,直到被人推搡倒地,百官之中有人認出了她,立即像是觸碰到了瘟神一般,紛紛對她退避三丈。

    錦黛便這樣狼狽地暴露在了男人的眼中。

    “你來做什么?”君灝是驚愕的,可他依舊用著最為兇狠的語氣質問。

    那個女人光著腳,渾身是皿,臉上也是,走起路來步伐踉蹌,可他就是篤定,那是錦黛。

    錦黛聽到了聲音,勉力站起,循聲走去,每一步都極其艱難。

    仿佛用盡了畢生力氣,“砰”地一聲,錦黛再也堅持不住,倒在了臺階之上。

    四肢漸漸有些麻痹,肚腹內似有叨割一般劇痛無比,她極力睜大了眼睛,想要再看看君灝,xue卻不斷從七竅之中流出。

    “君灝,你知不知道,有一種du,可以讓人……化成一……一灘xue水,至此以后……與你黃泉碧落,永不相見?!?/p>

    君灝到底是被嚇到了,不顧沐清的阻攔,沖了下去,抱起錦黛,卻發現衣服里面空落落的。

    她竟瘦成了這樣。

    她固執地解釋著:“我從未違背誓言,那一夜……你喝醉了,他們都想要……借此打壓你……我也……從未毒害過沐清,宴兒,是你的孩子……”

    可意識渙散,早已是語無倫次。

    “你在西境,他們……都不想要你……活著回來,我若……不嫁給阿嵐,錦家……太后都……不會放過你……”

    君灝呼吸紊亂,耳邊盡是嗡鳴聲:“我信你,黛兒等你好起來,我一定好好聽你解釋?!?/p>

    “君灝,你可曾聽過一個故事?”身體被抱起,錦黛顫抖著指尖,努力想要伸直,卻因為看不見,在他臉上留下道道皿痕。

    “傳說這輩子的夫妻,是上一世你將她埋葬種下的……因果?!?/p>

    君灝捉住了她的手,骨頭咯得他生疼,他的眼眶開始發紅:“不要說了,我帶你去找大夫?!?/p>

    周遭靜寂,落針可聞,

    即便錦黛已經力盡,但君灝仍舊聽得清楚。

    “所以,就算是……si,我也絕……不要……我的shi骨被你…所葬?!?/p>

    錦黛笑起來:“君灝,你問……問我來做什么,我來祝福你……長命百歲,一世……孤寂……”

    話落,錦黛的手從他掌中緩緩滑落了下來,無力地垂下。

    ————

    “斬!”

    “不——!”

   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,前者干脆利落,后者悲慟萬狀,映入眼簾的,是滿目猩紅,和一具從腰部分成兩截的可怖尸體。

    “阿嵐!”

    錦黛從噩夢中驚醒,恰好對上了君灝的目光。

    在聽清錦黛口中的話語后,君灝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:“連做夢也要想到君嵐,錦黛,我倒是小看了你對那個癡傻廢帝的感情?!?/p>

    “不……”不是這樣的。

    錦黛的解釋尚未出口,君灝已經掀開了chuang被,將她shen上的單薄衣衫撕扯開來,欺shen而上。

    君灝率軍突破皇城的時候,錦黛帶著君嵐逃離,shen上滿是傷口,如今看來,還是觸目驚心。

    可君灝絲毫憐惜也無,橫沖直撞,只為一泄心頭之恨。

    “在朕流放西境,你與廢帝交頸而臥之時,可曾想過有朝一日,朕會卷土重來?”

    曾經與他花前月下的人,卻在他落魄之時雪上添霜,轉身嫁給了他天生癡傻的皇兄。

    原本以為她只是迫于錦家的壓力,卻沒想到,在他隱忍蓄力多年,回來要救她于水火之中時,錦黛拼了命地護著君嵐,帶著君嵐躲避著他,妄圖逃離他。

    呵!

    他真是看錯了人,才會將所有信任都交給她,一個貪慕名利的女人。

    錦黛死咬住了下唇,咬出一個血洞,早已不想與他辯解。

    該說的,城破那日,她都說得明白清楚。

    可他就是不信半分。

    “皇上,”外面陳國忠的聲音驟然傳來,焦急萬分,“沐清姑娘被錦家余黨捉住,要皇上放了先皇后與先帝……”

    話音未落,君灝已經放開了錦黛,將衣衫凌亂的她拖帶起來,一舉打開了門。

    寒冬臘月,潔白如玉的雪花漫天飄飛,朔風凜冽,夾帶著冰雪吹在身上,寒氣襲人。

    錦黛凍得一個瑟縮。

    君灝死死地捉住了她的手,不讓她后退一步:“放?他錦家敢動沐清一根汗毛,朕要他滿門盡滅?!?/p>

    根本不給錦黛任何御寒之物,君灝叫人押著她,來到了宮門外。

    他扔出那具斷成兩截的尸身,雖在冬日,但卻也開始腐爛起來,一股難以言喻的味道蔓延開來。

    是君嵐!

    眾人皆掩鼻唾棄,唯獨錦黛,在那一瞬間,腦海中緊繃的弦轟然斷裂,在她耳邊炸開。

    “君灝,你不是人,他是你的皇兄,可你竟然這樣對他!”聲聲控訴,字字泣血。

    錦黛想沖過去,以免君嵐在身后還要遭受如此羞辱,卻被君灝制住,兩人爭執間,只聽到清晰的骨裂聲。

    是她左手腕的骨頭被捏碎了。

    “閉嘴!”

    她只看到了他的狠厲,可曾想過他受到的苦?

    君灝的雙手逐漸握緊,沖著對面丟盔棄甲的錦家兵力,冷笑:“你們要的先帝,朕已經給你們帶來了,若想要先皇后……”

    他將皇后二字咬得極重,恨不能拆吞入腹。

    錦黛脖頸一涼,雙手的疼痛還來不及感受,一把雪亮的刀刃已經架到了她的脖子上。

    一陣酥麻痛楚傳來,脖頸兒處有溫熱的黏糊液體緩緩流淌,伴著冰涼的雪花落下,一寸一寸地侵蝕著錦黛的心。

    他要殺了她,用她的尸體去換沐清回來。

    猜你喜歡
    1. 皇上小說
    2. 丫頭小說
    3. 神魂小說
    4. 國民影后小說
    網友評論

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• 紙飛機載著童年的夢
      紙飛機載著童年的夢

      佚名文筆不錯,故事情節引人入勝

    • 煙雨江畔
      煙雨江畔

      這本皇上,丫頭愿您長命百歲,永失所愛是我看過文筆最好,情節最細膩的小說,人物的心里描述很到位!五星不解釋

    • 墨Se天空
      墨Se天空

      皇上,丫頭愿您長命百歲,永失所愛很好看啊,沒有書評里說的那么不堪。佚名大大加油!

    • 與花如箋
      與花如箋

      皇上,丫頭愿您長命百歲,永失所愛里女主性格讓人太喜歡了,她報復起來太帶感了,作者佚名大大文筆很好,邏輯很明確,里面的故事也很有趣味,希望作者大大加油,我一定追到這本書完

   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
  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