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

   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懸疑靈異 > 行走陰陽:撞邪
    行走陰陽:撞邪

    行走陰陽:撞邪 阿七 著

    連載中 姚十三王道玄 陰陽

    更新時間:2022-06-30 11:01:41
    我娘是罕見的九世陰女孤煞命格,算命的說,這種命格的人,天生克夫克子克雙親。而我能活下來,卻是我娘用命換來的。我出生那晚,黑鴉叫魂、野貓哭喪、百鬼搶人......
    展開全部
    推薦指數:
    在線閱讀
    章節預覽
    章節目錄

    第9章

    “你們退開,她來了!”

    陳道長大呵一聲后,手持法劍擋在眾人身前,絲毫不懼,看樣子是真有些本事。

    此時狂風不止,陰風陣陣,夾雜著白霧和枯葉,陣勢十分駭人。再一看村子的方向,那濃郁的白霧中,一個高大壯碩的身影正緩慢而來。

    真的是我娘來了嗎?

    我心里雖然痛恨我娘,可臨死之前,我也想見她一面。

    那一瞬間,所有人都盯著同一個方向,緊張的連大氣兒也不敢出,臉上是又害怕又好奇。

    時間如同是定格了一般,那高大的身影走的很慢。手電光無法穿透白霧,看不清楚這人到底是誰?

    等他快靠近后,大伙兒還是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。奇怪的是,這人走路的姿勢很別扭。

    他低著頭,身體微微前傾,雙手隨著步伐擺動。之所以說他走路的姿勢很別扭,是因為他甩的是同邊手。

    正常人走路,大多都是邁左腳甩右手??伤麉s是邁左腳甩左手,看著極其不協調。

    “陳道長,這不是十三丑娘。十三丑娘身材瘦小,好像是老四回來了!”大龍他爹發現了異常,大聲提醒陳道長。

    幾乎是同時,大龍他爹話音一落,只見白霧中行走的老四忽然抬起頭,雙眼通紅,一臉陰沉,呲牙咧嘴的盯著村民,看著無比兇惡。

    “老四,你特么怎么了?讓你去找十三他奶奶,你怎么一個人回來了?”

    大龍他爹罵了一句,可誰成想,老四忽然惡狠狠的看向了大龍。猛的沖了上來,就那么一推,直接把大龍他爹推倒在地。

    接著就朝我的方向沖了過來,村民見狀,主動沖上去攔住老四??衫纤牧獯蟮捏@人。三兩個人根本摁不住他,全數被他掀翻在地。

    場面極度混亂,可我看的一清二楚。老四的背后,貼著一個沒有腦袋的人。那人的手臂幾乎和老四的手臂重合,腳背把老四的雙腳給墊了起來,看著就像是老四在墊著腳尖走路。

    我爺爺可能沒有看到,但這人是我奶奶!

    我剛才一直沒有把我奶奶的事情告訴我爺爺,我怕爺爺傷心過渡??涩F在顧不上這么多了,我連忙提醒爺爺,“爺爺,老四背后有一個人,是奶奶,她死在了我娘的墳前!”

    我爺爺聽我這么一說,當即看向了被村民圍著的老四。幾秒鐘過后,爺爺老淚縱橫,傷心欲絕,破口大罵,“你們這些**,連我媳婦兒也不放過。你們不是人,老子詛咒你們,這輩子不得好死!”

    可場面太混亂了,根本沒有人搭理我爺爺。

    我爺爺此時很憤怒,仰頭怒吼,傷心的哭喊道:“三妹,你怎么就比我先走一步。你說過,我們以后還要看著十三結婚生子,你別丟下我......”

    我奶奶好像聽到了我爺爺在喊她,用力掙脫了村民,一邊朝我們跑了過來,一邊喊道:“老姚,三妹來了,你帶著十三走,好好活下去,再也別回來了!”

    說話的人是老四,可聲音卻是我奶奶的聲音。然而我奶奶還沒跑到大槐樹下,陳道長出手了,“大膽鬼祟,本道長在此,你也敢出來害人,找死!”

    話音一落,陳道長拿著一個八卦羅盤沖向了老四。就這么往老四身上一蓋,我奶奶直接飛出了老四的身體。

    陳道長速度很快,手執法劍,一劍刺穿了我奶奶的身體。只聽到一聲凄厲的慘叫,我奶奶身體被法劍刺中的地方,開始滋滋冒著黑煙。

   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,奶奶便化作一縷黑煙,眨眼就消散在白霧中。

    我奶奶消散后,狂風減弱,村里的白霧逐漸變的稀薄??煞闯5氖?,村子外面,卻依舊是白霧彌漫,好像包圍了整個小河村。

    村長見沒有危險了,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,快步走到陳道長身旁,“陳道長,十三丑娘怎么還沒來?會不會不來了?”

    “她一定會來!”陳道長瞇著眼睛看向了我,說:“看來不下狠手,那女鬼是不會出現了。你們想要引出女鬼,就把這爺孫兩燒死吧。不然的話,本道長沒辦法對付她?!?/p>

    村長看了看我和爺爺,最終一咬牙,讓村民提著桐油往火堆上澆。桐油遇火,火苗子嗖嗖往上竄,把我褲子給點著了。

    那灼燒的疼痛,好像要活生生把皮膚撕裂一般。鉆心的疼痛,疼的我痛苦喊叫。

    而就在我疼痛難忍之時,一陣刺骨的陰風忽然從河灘的方向吹來,帶著水氣,直接吹滅了我腳下燃燒的火柴堆。

    可能是雙腿被燒傷的原因,那刺骨的陰風吹在我身上,絲毫不難受,反而很舒服,就像是抹了清涼油一樣。

    “哈哈......終于現身了,本道長已經恭候多時!”陳道長看著河灘的方向,大聲笑道。

    陳道長的話,立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全都不自覺看向了河灘。差不多過了半分鐘左右的樣子,河坎的地面上竟然出現了一排排水腳印,正朝著大槐樹移動。

    “班門弄斧,顯形吧!”陳道長歷呵一聲,迅速從懷里摸出一把五帝錢扔了過去。

    那一把五帝錢飛出去后,就好像被定在了空氣中一樣,紋絲不動。而下一秒,五帝錢的位置便開始滋滋冒煙。

    伴隨著一聲刺耳的慘叫,一道消瘦的身影慢慢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
    她看起來很瘦,瘦的只剩下皮包骨,渾身衣服濕漉漉的,身上還在滴水,半張臉全是黑色的胎記,另外半張臉卻是蒼白的嚇人。

    那些五帝錢死死貼在我娘的身體上,滋滋冒著黑煙,疼的我娘呲牙咧嘴,看著就像是兇神惡煞的惡鬼。

    我本來很痛恨她,可看著她受苦,我心里莫名難受,忍不住朝她喊道:“你走啊,我不認你這個丑娘,我也不是你兒子,你害死了這么多人,你滾啊,我不要你救我......”

    我喊的歇斯底里,可同樣哭的很大聲。

    我娘就這么癡癡的看著我,眼神哀傷而心疼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話**了她,她忽然變的很猙獰,怨氣爆發,身體戰栗不止,那貼在她身體上的五帝錢,盡數被她抖落。

   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我娘便已經飛身而至。陳道長絲毫不亂,揮劍抵擋。我娘雙手推在他的法劍上,直接把陳道長震的倒飛而去。

    陳道長就地一滾,迅速退出去數米遠,同時大喊一聲動手!

    村民還沒反應過來,那大槐樹上方齊刷刷降下了八張黃布。黃布上面全是用朱砂寫的經文,當下把我娘困在大槐樹下,圍的水泄不通。

    我娘只要一碰到那些黃布,就像是碰到了燒紅的洛鐵一樣,疼的呲牙咧嘴慘叫。我娘連續沖撞了好幾次,還是沒辦法沖出去,反倒是愈發痛苦。

    陳道長很是得意,笑道:“你當真以為本道長沒有后手嗎?你禍害百姓,本道長今日就替天行道,收了你這個厲鬼!”

    話音一落,陳道長那些藏在樹上的徒弟,紛紛跳了下來。他們拉著黃布,不斷縮小包圍圈,直到我娘躲進了槐樹樹干中。

    陳道長的徒弟趁勢把黃布全數纏繞在槐樹的樹干上,裹的里三層外三層,就像是給大槐樹樹干穿了一件黃馬褂。

    “陳道長,解決了嗎?”村長不放心,上前來問陳道長。

    陳道長搖了搖頭,說:“這女鬼怨氣太重,本道長不敢輕易將其放出來,只能將其困在槐樹中?;睒鋵訇?,又叫作鬼樹,是鬼魂藏身之地,所以本道長才在此設下埋伏。想要徹底毀滅女鬼,唯一的辦法,便是引天雷劈了大槐樹。介時,那女鬼也會跟著魂飛魄散?!?/p>

    “陳道長果然厲害,那還請陳道長快快動手,早日了結此事?!贝彘L很著急,巴不得馬上讓我娘魂飛魄散。

    可陳道長卻是一臉為難,說:“村長,本道長還沒有這個道行,能呼風喚雨,引來天雷。只能等天雷出現,到時候本道長便可施法,引天雷劈了槐樹?!?/p>

    村長聞言,臉上閃過一絲失落,可他也不好再說什么。

    然而陳道長的臉色卻很難看,只見他瞇著眼睛,一臉凝重的看著村子外面的白霧,自言自語:“奇了怪了,按理說女鬼已經被本道長降服,鬼霧應該散去才對??蔀楹伟嘴F愈發濃郁,難道,這小河村還招惹了其他的惡鬼?”

    猜你喜歡
    1. 陰陽小說
    2. 相爺小說
    3. 婁爺小說
    4. 大學生小說
    網友評論

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• 泡沫下的美人魚
      泡沫下的美人魚

      我不敢說是來評論這本書,行走陰陽:撞邪這本小說寫的很好,人物刻畫生動,性格會隨著時間潛移默化的改變,劇情鏈接緊湊,細節處理的非常細膩,能寫進很多讀者的心里,結局合理,讓人又愛又恨,我看完的感覺是很好?。?!

    • 鳳飛舞飄
      鳳飛舞飄

      行走陰陽:撞邪這部小說文筆詼諧幽默 看起來很開心。

    • 薰衣草般的優雅
      薰衣草般的優雅

      行走陰陽:撞邪書中的人物性格在一切故事展開以后,越來越豐滿,故事劇情也很好看,喜歡>3<

    • 林盡處聽雨眠
      林盡處聽雨眠

      作者阿七文筆不錯,人物刻畫的也很生動,就是劇情越來越狗血,有點難以下咽了

   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
  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