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

   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    《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》小說云暖暖姜開霽最新章節閱讀

    發表時間:2022-06-30 11:41:33    編輯:萌果果

    《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》小說簡介

    由金牌作家吊炸天的姑娘獨家原創的小說《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》,主要描寫了主角云暖暖姜開霽凄美而純潔的愛情故事,小說的文風和筆鋒時刻在線,故事情節非常抓人眼球。云暖暖姜開霽精彩節選:別人家的系統,都是幫助宿主開掛走上人生巔峰,而她的系統則是變著法讓她死亡重開。穿成虐待男主的原配就算了,還不能讓她逆天改命,非得按照原著劇情走。這要是真順著去了,豈不是得死無葬身之地?云暖暖忍無可忍,發起抗爭,天天在重開的底線蹦跶。好不容易讓男主走上正軌,卻莫名其妙出現好些個爛桃花,為了讓男主一心只讀圣賢書,趕桃花成了云暖暖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事。不料,她的桃花也來了?“暖暖,若你愿意,我帶你遠走高飛”“暖暖,離開他,跟我在一起,可好?”……云暖暖震了個大驚,結果卻發現,他們只是為了讓她離開男主,成全他們!“???,所以不管男的女的,都是男主的桃花唄?”...

    《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》 第9章 啥?跟和尚是老相好? 免費試讀

    云暖暖怎么也想不到,系統竟然會出這么一個任務來讓她做。

    不過也慶幸,系統沒有讓她重開。

    到現在,云暖暖都不知道系統要她重開的標準是什么,只能慢慢摸索,摸邊試探。

    然而現在,最要緊的事情是,她要選擇哪一個懲罰。

    弱弱問一句系統:可以不選嗎?

    系統那專屬的冰冷機械音很快響起:宿主要是選擇重開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  嚇得云暖暖趕緊選了第一個。

    罰跪的話,總比鞭打要輕吧?

    起碼節省體力和鞭子。

    姜開霽見著云暖暖一臉的悲傷,時不時還恨得牙癢癢,聰慧如他也猜不出來此時的云暖暖心里在想什么,索性問了出來:“娘子,在想什么?”

    云暖暖回神,下意識輕啊了一下,盯著姜開霽,眼睛眨巴眨巴。

    電光火石之間,云暖暖想出來了計策。

    “相公,方才那個美麗的姑娘說要對你一見鐘情,要嫁給你,你為何不答應?”

    姜開霽垂眸,心下了然,原來云暖暖是在想這件事情。

    再次抬眼之際,姜開霽已經想好了說辭:“開霽此生只會有娘子一人,斷然不能和別人成婚?!?/p>

    云暖暖看著姜開霽說這話的表情,認真得就像是在說著情話,她一時之間有些茫然,茫然姜開霽說的話到底是真話還是假話。

    心跳突然就加快了幾分,云暖暖緊著呼吸,不停暗示自己一定要鎮定。

    姜開霽說的話是假的!

    云暖暖做了幾次深呼吸,才笑著說道:“相公,沒想到你心里是這么想的?!?/p>

    “娘子難道不希望我這樣想?”

    “當然不是?!?/p>

    云暖暖握著姜開霽的手,假裝自己是一個情種:“相公,只是我不想委屈你,畢竟我們之間未曾圓房,若是相公想要孩子的話,那豈不是……”

    姜開霽嬌艷的紅唇微微上揚,可云暖暖卻沒有從他嘴角的弧度看出來一絲絲的笑意。

    云暖暖剛剛還悸動的情緒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一樣瞬間熄滅,扯扯嘴角,接著才說:“相公,我還以為你沒有身為我們云家贅婿的自覺呢?!?/p>

    果不其然,姜開霽的神情僵了片刻。

    不過很快,他就恢復了自然:“娘子說笑了,既然開霽已經和娘子成了婚,自然就不會再另娶她人?!?/p>

    云暖暖抬起食指,貼在他的唇中央:“相公,你是贅婿,不能另娶她人?!?/p>

    這幾句話,每一句都在提醒姜開霽注意自己贅婿的身份,不要胡思亂想別的東西。

    “娘子說的是?!?/p>

    云暖暖起身,活動活動身體,筋骨舒展開了,就站起來:“對了,我昨日高燒,可有說什么胡話?”

    姜開霽搖頭:“未曾?!?/p>

    “那就好,今日我要去廟里上香,你同我一起去,就當是保平安?!?/p>

    姜開霽意料之中,沒有拒絕。

    很快,云暖暖和姜開霽就坐著馬車到了寺廟之中。

    面對那莊重威嚴的佛像,云暖暖作勢拉著姜開霽一起跪下。

    誰知姜開霽開口:“娘子,你禮佛便是,我去外頭等你?!?/p>

    云暖暖拽著他的衣袖不松:“我在這兒禮佛,作為相公自然是要陪同的,畢竟你人都來了,跪下求個平安也是好的?!?/p>

    姜開霽一向不信這些,但云暖暖信,每次他就只好陪同著來。

    但是以往的每一次,云暖暖都是讓他出去等的。

    怎么今天……就不一樣了?

    非要拉著他一起跪下。

    候在旁邊的僧人神情有些古怪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云暖暖沒放在心上,硬拽著姜開霽的衣袖。

    “相公,跪下求平安?!?/p>

    姜開霽終究是拗不過她,無奈跪了下來。

    云暖暖心頭竊喜,任務可算是開始了。

    姜開霽跪得筆直,消瘦的身子哪怕是穿著冬天的襖子也單薄得緊。

    云暖暖不忍心看,她不知道姜開霽經歷了什么,只是覺著旁邊的僧人實在是十分怪異,就投過目光去看。

    僧人的眼睛好像是進了沙子,不停地眨著。

    云暖暖好奇地輕聲詢問出來:“師傅,你眼睛怎么了?”

    僧人憋著一口氣,瞪大眼睛盯著云暖暖。

    姜開霽也看了過來,對云暖暖說:“這位師傅好像有話對你說,娘子跟著他去一趟吧?!?/p>

    “嗯?我?有話對我說?”

    云暖暖怎么都想不明白,她對這個小師傅也沒有什么印象啊。

    哦,對,她忘記了,原主的記憶她并沒有繼承,她也只能根據自己對書中內容的簡單印象來摸索,可關鍵,這書也寫的很粗糙??!

    僧人看姜開霽都這么說了,就順著話頭接下去?!笆┲?,我確實是有一些話要對你說?!?/p>

    “有什么話就說吧,他不是外人?!?/p>

    僧人遲疑著沒說話。

    姜開霽又開了口:“娘子,想必是有些不能讓我聽的話,你還是跟師傅一同去吧?!?/p>

    云暖暖心生疑慮,怎么也想不明白這事,但姜開霽都這么說了,她也就迷茫地跟著去了。

    等云暖暖跟著僧人去了以后,這偌大的地方就只剩姜開霽一人。

    他瞥了一眼漸漸合上的門,什么也沒說,看了一眼佛像,淡淡說了一句:“佛?”

    接著,是他的輕笑。

    帶著些嘲諷的輕笑。

    此時,他余光瞥見有人進來了,淡淡說一句:“來了?!?/p>

    那人跪在姜開霽旁邊:“主子,一切布置就緒?!?/p>

    “嗯,拜個佛,求平安?!?/p>

    那人身子一頓,有些不可思議地看向姜開霽,但看自家主子閉著眼睛一副虔誠跪拜的模樣,他將心中疑問壓了下去,恭恭敬敬給佛祖磕了個頭。

    而云暖暖則是跟著僧人一路來到了另外的一間偏房,看著僧人等她進去以后,仔細查看門外兩邊,似乎是在確定有沒有人跟過來,看著沒人跟著,才放心了關上了門,并且落了栓。

    “師傅,你要對我說什么?”

    僧人打量著云暖暖,有些疑惑:“云小姐,你當真不認得我了?”

    嗯?

    還是個老相好?

    不是,老熟人。

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僧人又說了:“阿彌陀佛,想必云小姐是貴人多忘事,這么久沒來,想必都已經是忘了交給貧僧的事情了?!?/p>

    云暖暖:“???”

    還有事交代給這人?

    難怪剛才在這人的眼神就不太對,她還以為這人的眼睛進沙子了。

    現在想想,真是尷尬。

    干巴巴地笑了兩下,云暖暖打哈哈過去:“怎么會忘呢?不過是我最近生了一場大病,記憶有些模糊了,許多事情記不太清?!?/p>

    僧人了然點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?!?/p>

    “也不知道讓師傅辦的事情,怎么樣了?”

    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
    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
    吊炸天的姑娘/著| 古代言情| 連載中
    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這本書非常好,思路新穎,不是一層不變的風格,就是各種出乎意料
   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
  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