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

   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    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吊炸天的姑娘最新小說全文閱讀

    發表時間:2022-06-30 11:41:29    編輯:豆腐乳

    《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》小說簡介

    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》小說的主角是云暖暖姜開霽,這本小說是作者吊炸天的姑娘的最新熱門佳作,小說布置勻整,結構謹嚴,實力推薦。小說主要描寫了:別人家的系統,都是幫助宿主開掛走上人生巔峰,而她的系統則是變著法讓她死亡重開。穿成虐待男主的原配就算了,還不能讓她逆天改命,非得按照原著劇情走。這要是真順著去了,豈不是得死無葬身之地?云暖暖忍無可忍,發起抗爭,天天在重開的底線蹦跶。好不容易讓男主走上正軌,卻莫名其妙出現好些個爛桃花,為了讓男主一心只讀圣賢書,趕桃花成了云暖暖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事。不料,她的桃花也來了?“暖暖,若你愿意,我帶你遠走高飛”“暖暖,離開他,跟我在一起,可好?”……云暖暖震了個大驚,結果卻發現,他們只是為了讓她離開男主,成全他們!“???,所以不管男的女的,都是男主的桃花唄?”...

    《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》 第5章 娘子,你披風掉了 免費試讀

    姜開霽偽裝得極好,如果不是云暖暖看到他眼中稍縱即逝的冷意,她也會被蒙騙。

    “娘子,下來做甚?”

    “我心血來潮,想跳舞,你看著我跳!”

    姜開霽想也沒想,就應了聲‘好’。

    倒是馬夫尋了個借口溜走了,站得遠遠的,還背過身去,生怕看到了。

    云暖暖朝著橋上走去,她穿著長長的白色裙子,裹著披風,走著走著,披風就落在了地上。

    冷風吹來,她止不住打了個冷顫,可她無所畏懼,想要證明自己的魅力,怎么可能連一個小小的男人都征服不了?!

    “娘子,你披風掉了?!?/p>

    她知道!

    她故意的!

    等走到了橋的盡頭,云暖暖終于停下了腳步,她說道:“相公,今日,我要讓你看看我優美的舞姿?!?/p>

    說罷,她展開雙臂,閉上眼睛,憑借著前世的記憶,翩翩起舞。

    前世的云暖暖,業余就會去學習跳舞,眼下終于派上用場了。

    姜開霽之前也不是沒看過云暖暖跳舞,那叫一個折\/磨。

    本以為自己會和上次一樣,見到女子身體僵硬的亂舞,就連違背良心夸獎的辭藻都已經浮出腦海。

    誰知道,眼前的一幕出乎他的意料。

    女子身子輕盈,舞姿曼妙,清顏白衫,青絲隨風,像是天上嫦娥在月宮起舞,又像是精靈從夢境走來。

    姜開霽那些夸贊的詞到了嘴邊,他卻不想說出來了。

    那都是之前搪塞云暖暖的,不是發自內心的。

    姜開霽永遠……也不會忘記今日云暖暖的舞。

    是他從未見過的。

    哪怕多年以后,云暖暖不在自己身邊,他位高權重,身邊鶯鶯燕燕無數,他也始終孑然一身,時常在深夜里想起,那年,那天,云暖暖在水邊的舞。

    姜開霽看得癡了,他不由得懷疑。

    眼前的人……是云暖暖?

    姜開霽一時也看不透了,與云暖暖有些相同的相貌,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性格。

    勾了勾唇,看來……他還是不夠了解他的妻子啊。

    云暖暖邁著舞步過來了,纖纖玉手點在姜開霽的胸\/口。

    “相公~”

    與此同時,系統提示:有效虐一次,贅婿黑化系統:每日必虐(2\/5)。

    云暖暖一愣:“???”

    這也行?!

    她輕拍姜開霽肩膀,依舊有效虐一次。

    正好今日必虐還沒做完,云暖暖圍著姜開霽轉了一圈,把每日必虐做完之后,正準備開口說話,誰知道,他一把將披風給她裹得嚴嚴實實的。

    “娘子,你身子骨本就弱,受不得風寒,趕緊把披風披上?!?/p>

    云暖暖很不服氣,但是……

    姜開霽說的居然是實話。

    當天晚上,云暖暖就發起了高燒,迷迷糊糊感覺有人把她抱在懷里,不知道要去哪兒。

    “難受……”

    云暖暖皺起眉頭,她很冷,像是在冰窖里頭。

    “冷……”

    云暖暖朝著那人的懷里縮了縮,盡可能汲取更多的溫暖。

    她想起了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狗狗,每次生病了,都是它陪在自己身邊。

    “旺仔……”

    云暖暖好想它,把抱著自己的人當成了旺仔,小臉蹭啊蹭啊蹭。

    絲毫沒有感覺到那人身子僵硬,低著頭問:“旺仔是誰?嗯?”

    云暖暖沒聽出來那人語氣里的陰沉與冰冷,實話實說:“我的最愛?!?/p>

    “最愛?”

    云暖暖一想到旺仔,就笑了,雖然眼睛還是瞇著的,但那臉上的滿足,讓姜開霽覺得十分刺眼。

    “不管發生什么事,它都陪在我身邊,對我不離不棄,不會欺負我……”

    云暖暖被扔進了一團柔軟之中,失重的感覺讓她有幾分不耐。

    “干嘛?”

    姜開霽一手抓住她的雙手手腕,一手扣著她的下顎,讓她看著自己。

    “我有欺負你么?嗯?”

    “???”

    姜開霽冷著眼:“不一直都是你在欺負我?嗯?鞭子都打斷了數十根,云暖暖,你是不是忘記了自己是有夫之婦了?”

    云暖暖總覺得不太對勁,費力睜開眼睛,入眼竟然是姜開霽那張禍國殃民的臉。

    她頓時嚇出一身冷汗:“你……你怎么會在這里?旺仔呢?”

    她環顧四周,那里有旺仔,這可是在古代啊,在書里??!

    姜開霽咬著唇瓣,握著云暖暖的手,哪里還有剛才的兇狠,活脫脫一柔弱的‘小娘子’。

    “娘子果真心里有他人了,娘子為何不將開霽休了,另娶那位叫旺仔的兄臺?”

    云暖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:“???”

    “我說為何娘子這些日子以來不待見我,原來是心有所屬?!?/p>

    云暖暖此時的大腦本就一團漿\/糊,姜開霽說的那些話又莫名其妙得緊,她好不容易理順了,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  或許人生病了,除了委屈,就是膽子大。

    大到不要命,甚至忘了眼前的人可是未來那個翻手為云、覆手為雨的權臣。

    云暖暖在笑,姜開霽的臉色越發的僵冷了。

    “姜開霽……”

    云暖暖喊他的名字,聲音柔柔的,又帶著點甕聲甕氣,吸了吸鼻子,好像堵著了,她皺了皺眉頭,又吸鼻子,還是不通,索性放棄了。

    “干什么?”

    姜開霽回答得十分僵硬,云暖暖笑得卻越來越放肆。

    “你知不知道旺仔是誰???”

    姜開霽別過頭去:“我怎么會知道?”

    “旺仔只是我以前養的狗狗啊?!?/p>

    說到這里,云暖暖紅了眼眶:“可惜我再也見不到它了?!?/p>

    姜開霽渾身一震,他不能接受,自己剛才是在干什么?!

    對云暖暖這個潑婦起了惻隱之心?!

    可云暖暖哭得那么傷心,他也莫名地軟了語氣:“你若是喜歡,我送你一只便是?!?/p>

    誰能夠猜得到,姜開霽居然會說這種話。

    云暖暖硬是盯著他瞧了半晌,才強迫自己回過神來,一遍又一遍地反問自己,剛才姜開霽真的說了要送她一條狗的話?

    這不科學!

    可轉念一想,眼下姜開霽可是寄人籬下,為了能夠讓自己過得好,可以不惜一切去討好云暖暖。

    這送狗,一能夠投云暖暖所好,二能夠順手推舟表明自己善解人意。

    一箭雙雕,一石二鳥??!

    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
    穿書,嬌養贅婿后她慌了
    吊炸天的姑娘/著| 古代言情| 連載中
    劇情跌宕起伏,人物云暖暖姜開霽描寫細膩,一些反應社會現實生活也很好的融入劇情里面,一些道理引人深思。
   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
  • <pre id="0dp94"><ruby id="0dp94"><menu id="0dp94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able id="0dp94"></table>